男子沒借錢貼現卻收到法院傳票被告不還錢

來源: 貼現     發佈時間: 2010/12/22 下午 05:20:15    返回
“我沒借過錢,怎麼會冒出一張有我親筆簽名的借條?”39歲的團場職工任啟山遇到了一件焦心事。一方手持借條索款,一方堅稱沒借過錢,這起“借條事件”似乎另有蹊蹺,借貸雙方誰在說謊?一紙真偽鑑定,令謎底水落石出。

  ?這起民間借貸糾紛案發生在農八師135團。今年6月,該團職工任啟山突然接到一張法院傳票:有人拿1.2萬元的借條告他借錢不還。

忠厚老實的任啟山百思不得其解,他不知道自己什麼時候欠下了這筆錢。

法院傳票上,“原告”一欄清晰地寫著:餘豐。 “幾年前,我和他曾一起合夥做生意,但我什麼時候欠過他的錢?”任啟山一頭霧水。

在法院調取了借條複印件,任啟山看到這張借條上寫著:“今借餘豐現金1.2萬元,定於2009年12月底還清。任啟山2006年5月6號”。

借條上的字跡很陌生,但令任啟山震驚的是,借條中的簽名和日期,確實出自他的筆跡。 “這是怎麼回事?”

帶著疑問,任啟山找到餘豐,要求看借條的原件,但餘豐拒絕出示借條。

7月18日,下野地墾區人民法院對這起民間借貸糾紛案進行了開庭審理。

法庭上,餘豐對借條的來源解釋為:“2006年,任啟山因生意需要向我借款1.2萬元。當時由我書寫借據內容,任啟山在藉條上簽名。”

當任啟山當庭接過借條原件時,看到被撕去一半的紙時,他突然想起來:“這是在2006年我們合夥做生意時,我給供貨商打收貨清單,當時因內容有誤,我又重新寫了一張。這張作廢的單子我就隨手放在餘豐家。沒想到他在空白處編造了借條內容。”

手持“借條”,任啟山感到異常氣憤:“我承認借條上的名字是我寫的,但這張借條是偽造的。我沒有借餘豐的錢。”

雖然任啟山當庭極力辯解,但因他無證據證明借條是偽造的,法院對借條的真實性予以認定。法院作出一審判決:任啟山嚮餘豐償還借款1.2萬元。

判決結果讓任啟山深感“憋屈”,他不服。今年9月,他向農八師中級人民法院提起上訴。

為查清真相,任啟山嚮中院提出申請,要求對借條真偽進行鑑定。今年10月,中院委託新疆光正司法鑑定所對該借條上的字跡是否同一時間書寫及借條的真偽進行文字鑑定,最終鑑定結論為:借條“任啟山2006年5月6號”上方的字跡為部分添加文字,是變造件。

12月3日,農八師中級人民法院對本案作出終審判決:駁回餘豐要求任啟山償還借款1.2萬元及利息的訴訟請求;文字鑑定費及案件受理費由余豐負擔。

拿到終審判決書,任啟山臉上終於露出久違的笑容。
回到列表